第A03版:党建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01版
要闻

第A02版
要闻

第A03版
党建
 
标题导航
·
握好“三张王牌”
·
加强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保障
·
桃花源党委中心组学习党纪条例
·
努力实现党建与业务工作相结合
·
津市推行导师帮带制培养青年人才
·
“三项”建设推动全面从严治党落地生根
·
在血与火的考验中加入中国共产党
·
鼎城交警开展“全国交通安全日”宣传活动
·
传承红色基因 担当强军重任
 
2018年12月07日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握好“三张王牌”
—— 记汉寿县纪委监委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刘新龙

    □本报记者 李白 通讯员 黄立伟

    “谈话调查是一场智慧与心力的斗争,必须做足‘功课’、用好策略,树立‘我必胜’的信念和斗志。”11月21日,刘新龙向记者总结纪检监察工作的心得。

    1977年出生的刘新龙,2008年开始从事纪检监察工作,一直在办案一线,从纪检监察室干部、副主任到主任,查办案件近300件,参与或主办大要案件15起,为主谈话近千次。

    在谈到谈话调查的策略时,他说:“谈话调查不能硬碰硬,要讲究方法和策略,我的经验是打好形势牌、情感牌和证据牌三张牌。”

    “谈话前不‘备课’,就是在打一场毫无准备和把握的仗”

    “要么不谈,谈就要成竹在胸”。每次谈话前,刘新龙都要了解之前获取了哪些证据,这些证据的证明力在哪里;学透本次谈话所涉及的政策法规;掌握被谈话人的基本情况,包括成长过程、家庭情况、任职经历、社会关系、个性特点等;涉及贪污贿赂案件,还着重了解涉案人员的家庭收入来源、财产状况等。

    这样,通过谈话前的精心准备做到谈时有的放矢。

    2016年初,县纪委收到县直某科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孙某涉嫌利用为相关企业争取技改资金职务便利收受贿赂的信访举报,领导将该案交由刘新龙主办。初查时,办案人员发现孙某的银行账户与企业老板及财务人员之间资金往来频繁,同时还发现孙某找企业销售苗木。哪些是苗木销售款?哪些可能涉嫌贿赂?为此,刘新龙安排办案人员一方面查清孙某为企业争取技改资金情况;另一方面着重收集孙某为哪些企业提供了苗木、苗木款是多少、款项是如何支付等相关证据。孙某在接受组织调查谈到与企业之间的资金往来时,果然不出刘新龙所料,一口咬定都是企业付的苗木款。之后,办案人员要孙某交代同哪些企业做了苗木生意、数量与金额是多少、如何付的款,孙某的交代明显大于企业提供的情况。办案人员再次同孙某谈话时,把收集到的他同企业做苗木生意的相关证据摆了出来,孙某低下了头,在沉默一段时间后交代了企业的部分转账是给他的“感谢费”。

    “谈话取胜,关键在于怎样打好‘三张牌’”

    谈话调查时,与对象分析形势,营造好各种足以改变对象心态向配合交代方向发展的“势”,包括:党纪国法的严肃性、问题的严重性、形势对对象的严峻性、对抗下去的危害性、攻守同盟的不可靠性,通过形势的分析,让对象感到压力,认为不讲不行。

    2015年,刘新龙与检察机关共同调查湖南某医疗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付某行贿案时,付某存在很大的侥幸心理。对此,刘新龙在与付某谈话时认真分析目前市、县两级纪委、检察机关对该案的重视程度、查处的决心,让其放弃幻想;指出付某长期对抗下去对其本人及其公司所造成的影响和损失。在权衡利弊后,付某主动交代了行贿事实。

    通过与谈话对象进行情感上的交流、沟通,拉近和对象的情感距离,使其感受到办案人员是为他(她)好、为他(她)的家人好,取得他(她)们对办案人员的信任,从而愿意把问题讲清楚,是刘新龙主打的第二张牌。

    2014年上半年,刘新龙主办县直某科局局长戴某(女)贪污案。开始戴某拒不配合,调查一度陷入“僵局”。因刘新龙在初核阶段已了解到戴某的儿子当年参加高考,所以他在与戴谈话时故意问其儿子的成绩怎样、能考一所什么样的大学。戴在谈到儿子时眼眶红了,表示自己对不起儿子,并向办案人员提出跟儿子通电话,为他鼓鼓气。从拒不配合到向组织提要求,刘新龙认为这是一个转机,于是定期让戴某与其儿子通话,戴某也因此受到感化,主动交代了自己的违纪犯罪问题。

    谈话时,办案人员充分运用已掌握的证据,使其觉得问题已被办案机关全部掌握,不讲不行。用好“证据”这张牌,一是要点到不说穿,可以点某一个证据、点到某个证据的某一个环节。二是不就事论事,发挥好一个证据的辐射作用,用一个证据牵出这一类问题。

    2011年,刘新龙协办某医院原院长丁某受贿案。丁某在接受组织调查时,行贿人已交代,且办案人员已掌握行贿人向丁某转账行贿的银行交易记录,但丁某仍存在侥幸心理,拒不交代受贿事实。为此,办案人员利用丁某早餐后在房内散步的时机,故意把房间的门打开,让行贿人在门前经过,丁某看到行贿人后身体出现抖动,办案人员觉得效果已达到,办案人员再把银行交易记录出示给丁某看,要其说明资金来源。

    至此,丁某觉得其受贿事实已被掌握,主动交代其受贿犯罪的事实。

    “客观分析,认真研判谈话所处的环境,才能化不利为有利”

    “材料和情况都摆在这里了,还要做一番分析和研究,达到为我所用的目的”。刘新龙在办案实践中总结出,被调查人处于被审查地位、谈话前掌握了一定证据等,这都是对谈话有利的方面。谈话对象面对调查所形成的害怕心理、面对面谈话的尖锐针对性、严重的对立情绪、证据材料的不确定性则是谈话的不利方面。在谈话前,刘新龙会对谈话的环境作研判,哪些形势、哪些证据能为我所用;哪些是不利的,谈话时应避免或注意。

    2013年,刘新龙主办查处县直某科局原党组成员、就业处主任甘某受贿案时,甘某在接受调查前已得知组织上要查处其经济问题,多次串供堵口,且甘某有接受检察机关调查的经历。对此,刘新龙与办案人员一道分析该案所处的形势,认为先突破其犯罪问题的难度较大,决定先从串供堵口和违纪问题谈起,再层层推进,达到违纪犯罪都查实的目的。

    正如刘新龙所料,甘某对受贿问题百般抵赖,但在串供堵口的证据面前低了头,从交代违纪问题开始逐步交代了收受他人贿赂的事实。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湘ICP备06006364号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日报社] 尚一网
Copyright 2006 cdye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