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画说常德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A01版
要闻

第A02版
要闻·时事

第A03版
社会纪录
 
标题导航
·
家乡的年味
·
无标题
·
无标题
·
无标题
·
无标题
·
熏腊肉:添上几分人间的烟火香,年味就更加浓郁了。
·
无标题
·
无标题
·
无标题
·
无标题
·
无标题
 
2019年02月11日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家乡的年味
□本报记者 崔建湘/图 许立君/文

    小时候的年,是从杀年猪的那个清晨开始的。被猪的尖叫声惊醒的我,躲在被窝里一片茫然,耳朵却捕捉了每一个惊心动魄的细节。于是,小小的心里,有害怕,有难过,甚至,还有孤独。

    好在,小孩子都是健忘的,中午,一大碗肉汤进肚,年味便在身体里暖暖地晃荡。之后,我和那个年代的人们一起,度过了一段兴高采烈的日子。

    今天,当我穿着最漂亮的新衣,吃着最丰盛的年饭,放着最灿烂的烟花,我却感觉到,年的味道没那么浓郁了,我们似乎失去了什么。

    是儿时的好奇不再了吗?各种好吃、好玩的东西吸引我们发出的嬉闹声去哪儿了?

    那时候,送财神的刚到门口,我们就兴奋起来,口中也跟着他念念有词:“巴起巴起,富贵到底!”那时候,像我一样大的孩子们,在蓝得发亮的天空下,跟着打三棒鼓的艺人一家家地跑,嵌着铜钱叮当作响的三根鼓棒被他们舞得眼花缭乱。有的艺人胆大,还把木棒换成了刀子。主人家也很客气,会走出来装烟,有的还特意让他们多耍一会儿。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大家的笑脸在阳光下格外好看。

    还有火塘,大概也承载了一代人的记忆。过年那几天,小孩子除了在外面疯跑,就是围着火塘的浓香气息听大人们“闪经”、讲故事。他们的讲述不一定有多重的文学色彩,我们却有了求知的欲望。吃,是精神得到愉悦之后必不可少的享受。粑粑架在火上烤,红薯、板栗、荸荠等埋进火塘,待香气扑鼻,拍掉热灰就迫不及待地往嘴巴里面塞,那种满足,徜徉在内心深处。看见我们的馋样,在灶台前准备待客饭菜的母亲,会切下一小块一小块煮熟了的腊肉,递过来,亲热地说:“吃吧,砧板肉,香!”

    长大后,刚离开家乡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没有乡愁,对回家过年这事儿也不甚热衷,直到那年冬天。

    那次,从长沙返家,车开到宁乡就被堵在路上了。在长达二十多个小时的时间里,椅子是冰冷的,身体是冰冷的,身边强打起热情陪说话的人也无奈地坠入冰冷的梦乡。有人说:“我们干脆下车走路回家吧!”有人着急地哭了。坐我前面的年轻男女,本不是情侣,也在依偎取暖……前一天中午动的身,第二天傍晚时分才回到家,进门就看见一塘火,火上煨着一钵香喷喷的腊排骨。我爸一把拉住我的手:“昨天下午起我就骑着单车去接你,一趟趟往车站跑,总也见不到人影。听车站人说堵车了。冻坏了吧?赶紧吃饭!”泪光里,各家各户团年的鞭炮声陆续响起,火红的灯笼摇曳着,喜气洋洋的春联竟然有了乡愁的味道。

    原来,当我们如释重负般走远,家乡的亲人却一直等在这里。当年的年味,还带着最初期盼的温度,顺着悄无声息流逝的岁月,被从记忆里暖暖地唤起。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湘ICP备06006364号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日报社] 尚一网
Copyright 2006 cdye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