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9年12月27日

我的父亲

□龚予军

我的父亲,1942年出生,今年已经77岁了,却依然身体康健,精神矍铄。他注重养生,饮食清淡,按时作息,每天早、中、晚步行锻炼。良好的生活习惯使得他一直很少生病,每年体检结束,他总是很骄傲地告诉我和姐姐,他的血压比年轻人还要正常。

父亲曾是一名军人,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1981年,我们一家随父亲转业回到地方,来到了常德市。虽然远离部队,曾经的硝烟早已散去,但父亲依旧喜欢和我们说说那个年代、那些战友,因此,那嘹亮的起床号,那整齐而豪迈的军歌,那最朴实的绿色,从未在我心中褪色,军人也永远是我心中最崇敬的对象。

从小,我就非常亲近和依赖父亲,而父亲也特别疼爱我。记得我得了腮腺炎,高烧三天,是父亲天天背着我去打针;每次没有赶上校车,也是父亲骑着自行车接我回家。儿时,父亲在我的眼里是高大的,他就像公益广告中描述的父亲,像一座山,坚实而又厚重,让人感到内心安定而踏实。

父亲非常勤劳,他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平时业余时间就是和母亲一起照顾我们兄妹三人。我们在农校生活时,父亲和母亲种过蔬菜,养过鸡,种过葡萄。父亲生活非常简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袜子,总是缝缝补补,直到我们兄妹三人相继参加工作后,才终于扔掉了那些满是补丁的袜子。可是,父亲却对我们格外大方。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读小学时,父亲每天都会给我们一角钱,我和姐姐经常买冰棒或是辣萝卜。我最喜欢的就是跟着父亲上街,因为他总会满足我的要求,买点零食给我吃。

以前的我不懂事,总是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父亲不求回报的爱,但是,当我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孩子时,我才深切地感受到这种不求回报的爱深沉而厚重。当母亲和哥哥相继去世时,我才终于清楚地看到父亲内心的脆弱与无奈。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儿时,是父亲陪伴我成长;现在,我应该多陪陪父亲。

--> 2019-12-27 □龚予军 1 1 常德日报 content_17056.html 1 我的父亲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