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20年06月08日

让秸秆发挥应有的生态效益

□胡德桂

秸秆禁烧,在常德已经是第3个年头了,但还是屡禁不止,田间地头,时不时烟雾缭绕,弄得白云都睁不开眼。这不,5月12日至21日,我市第一批次秸秆禁烧专项督查,就发现32处火点。(5月26日《常德晚报》报道)

我在农村长大,知道那时农村的秸秆真的是个宝,炉灶里当柴烧,田地里当肥料。如今,乡村与城里,生活差距越来越小,不少农户连煤都不烧了,烧的是气。再者,村里的年轻人大多进城务工,剩下老人种田地,也许是有些力不从心,秸秆还田的少了。也许在他们看来,秸秆还田,还不如撒把化肥省事省心。而把秸秆收集起来,也的确费时费力,拾秸秆、捆秸秆、拖秸秆、堆成垛,要花十天半月甚至更长时间。总的来说,现在秸秆在农民眼里,不但不再是一个宝,而且还有点像烫手山芋。焚烧,也就成了秸秆的一场遭遇。秸秆焚烧,浓烟滚滚,让大气都喘不过气来,严重污染了大气环境,于是有了秸秆禁烧。秸秆禁烧,成为蓝天保卫战一场很艰难的战役。然而,当我们弄清秸秆焚烧的背景之后,我们又不得不说,秸秆禁烧,不能一禁了之,还要“疏”“堵”结合,以“疏”为主,一句话,就是要给秸秆找出路,让秸秆发挥应有的生态效益,让农民从秸秆身上再得实惠。

其实,秸秆依然是一个宝,它的价值不菲,用途比较多,出路真的不少。且看鼎城区草坪镇的做法。草坪镇通过卓宇农业专业合作社引进秸秆打捆机“吃”秸秆,起到了一石二鸟的作用,既解决了秸秆焚烧的问题,又为农民增加了收益,实现了经济与环保双赢。水稻收割季节,收割机在前“吐”出秸秆,打捆机随后“吃”进秸秆,“吐”出捆扎结实的秸秆“方块”。秸秆“方块”拖到贵州等地,成为黄牛、水牛的美食,换回大把大把的钞票。卓宇农业专业合作社目前有200多名社员,承包了1.2万亩水稻田,仅一季早稻,就有约2.4万吨秸秆,以当前市场价每吨200元来算,这些秸秆的价值大概就是480万元。农民终于又回过神来,秸秆还是一个宝,原来烧掉的不是秸秆,而是钞票。

我们可以近学草坪,远学天津。天津是通过“五化”来给秸秆找出路的,使秸秆综合利用率超过了97%。天津“五化”是:秸秆粉碎还田,肥料化;秸秆喂牲口,饲料化;用于发电、压块之后烧锅炉,燃料化;用于造纸、板材加工,原料化;用于食用菌的种植,基料化。“五化”当中,肥料化唱主角。在天津,这“五化”绝对不仅仅是一个口号,而且还有落地的“双补”政策支持。秸秆还田机、秸秆打捆机、青饲料收获机、免耕播种机等各种秸秆综合利用机具,在天津农村的田地里穿梭,成为新农村的一道新风景。如今,天津几乎做到了,在收获的同时粉碎秸秆,收获一亩、粉碎一亩、播种一亩,不给焚烧秸秆留下时间和空间。

看来,秸秆禁烧里头隐藏着产业机遇。开放强市产业立市,我们需要大力发展产业。当我们四处奔波苦苦寻觅产业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把目光投向广袤田野里被冷落的秸秆身上呢?如果把秸秆产业发展起来了,秸秆的价值得到了应有的利用,秸秆又回归“宝”座,秸秆又值钱了,那么,也就不存在秸秆焚烧了。

--> 2020-06-08 □胡德桂 1 1 常德日报 content_32672.html 1 让秸秆发挥应有的生态效益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