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21年11月10日

一笔不能支付的百万补偿款

□本报通讯员 黄欣

今年3月,鼎城区国有资产专项巡察小组进驻八官崇孝垸水利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八官垸”)后,将一条八官垸监督失职可能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线索,移送给了区纪委。经鼎城区纪委等部门调查处理,防止了近百万元国有资产的流失。

八官垸位于鼎城区牛鼻滩镇,承担垸内水利、防汛、服务农业等职责,2018年之前是差额拨款事业单位,2018年后改为全额拨款。

经查,2013年,时任八官垸主任的胡某,为了增加单位收入,主持召开会议,决定将垸内的3处土地进行租赁。

“这几处土地一直荒着,租出去还能收点租金。”胡某向鼎城区纪委办案人员回忆。

租赁消息发布之后,牛鼻滩镇村民熊某很快就找上门来,并于2014年1月与八官垸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租下两处土地。其中一处,面积28亩,合同规定,使用时间为2014年1月至2028月12月,租金总额为1.84万元,只能栽种树木。然而,2020年,全区开展“洞庭清波”专项行动时却发现,该处土地已建成非法砂石厂。

经鼎城区纪委调查,刚开始,熊某在租赁的土地上,的确栽种了一些树木,但是,因为租赁的土地属低洼地,树木成活率较低,便没有继续栽种,土地一直荒废。

“2014年8月,在日常堤防检查的时候,首次发现熊某未经允许在大堤禁脚堆放砂卵石进行售卖。”胡某说,由于没有执法权,当时发现这一情况后,八官垸向区水利局提交了一份情况说明,并口头要求熊某尽快处理违章堆放的砂卵石。

合同的明文规定成了一纸空文。八官垸应尽的监督职责也流于纸面报告和口头要求。之后,违规堆放的问题不仅没有及时遏制,反而愈演愈烈。

2017年,熊某的前妻柳某,开办在八官垸堤段外滩的砂石厂被依法取缔,柳某便将剩余的砂卵石堆放在了熊某租赁的土地上。而在此之前,熊某在未向八官垸报告的情况下,已进行了土地平整,并填埋了砂卵石。

“我们知晓柳某的行为后没有及时制止,因为当时有百姓反映当地进砂卵石不方便,我们就与柳某商议,将她堆放的砂卵石卖给周边百姓修房、建设等日常使用。”八官垸副主任贺某说。

2020年,鼎城区人民政府准备在八官垸辖区内建设芷湾砂石码头,位置就选定在熊某租赁的土地范围内。而此时,两处租赁的国有土地已经堆满砂卵石,变成了私人名下的非法砂石厂。

为确保码头项目顺利进行,负责建设的工作人员找到柳某进行协调,柳某提出要求,“砂卵石自行处理,但之前熊某平整土地时填埋的砂卵,希望予以评估补偿”。

鼎城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委托第三方机构,对拟征的熊某土地进行了评估,第三方估价总值为97.6536万元。该结果一直未经区征收办审定认可。

“政府在国有土地上新建码头,却还要向私人补偿近百万元,这不是荒唐嘛。”办案过程中,每一位办案人员都感到了肩上沉甸甸的责任。

经过办案组详实的调查,并与国土、环保等部门通力合作,最终确定熊某在租赁土地上堆放砂卵石和许可他人堆放砂卵石,擅自改变土地用途的行为,不符合合同规定,违反了《土地管理法》《合同法》的相关规定。

鼎城区纪委立即责成八官垸就终止合同的相关事宜进行协调。今年5月24日,八官垸在区政府法制办的指导下,成功解除了与熊某之间的租赁合同,从法律层面上使百万国有资产免遭流失。但是,胡某、贺某存在监管失职,区纪委监委给予两人诫勉谈话处理。

“监督的一时疏忽,就有可能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这值得每一个监督者警醒。”回看整个案件,鼎城区纪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将进一步压实八官垸的主体责任,保障芷湾码头建设顺利推进,同时结合全区国有资产专项巡察工作开展以案释纪,提醒被巡察单位引以为鉴,确保国有资产不受侵害,运行规范。

--> 2021-11-10 □本报通讯员 黄欣 1 1 常德日报 content_91361.html 1 一笔不能支付的百万补偿款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