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21年12月19日

儿时的“画笔”

□孔相娟

坐车时听到一首歌,旋律优美,歌词让人回味无穷。掏出手机搜索了一下,原来是赵雷的歌,歌名叫《画》,“画上一群鸟儿围着我,再画上绿岭和青坡……”简单的歌词勾起了内心最柔软的记忆,往事历历在目。

小的时候,家里条件有限,我们就随处捡个干树枝当画笔,在小河边的沙滩上画自由自在的小鱼,在田野里画一蹦一跳的蚂蚱,在花丛中画翩翩起舞的蝴蝶,大地变成了我们的“画板”。

为此,我们还编了一套顺口溜:“老丁头,给我两个溜溜。我说三天还,他说四天还。给你一个大鸡蛋,我有三毛三,买了三根韭菜。我有六毛六,买了六斤肉。”跟着句子画下来就是“三毛”。

烧火的木炭、白色石头都可以用来当做“画笔”。洁白的墙壁、漂亮的橱柜都成为我的“画板”,虽然只是单纯的为了玩玩,可是寥寥的几笔,画出的是最美好的快乐时光。我特别爱画俏丽的卡通人物,我们家的墙上就如同一幅“八仙过海”图。现在,我儿子也喜欢在墙上写写画画,比我要幸福的是他有彩色画笔,画出的图案也是绚丽斑斓。

记得我上学时才拥有了彩色的蜡笔,而且还来之不易。图画本上也不再是没有修饰的勾勒,知道了色彩的运用,用蓝色画天空,用绿色画小草和大树,用红色画五星红旗和太阳,线条流畅,画面也变得质感丰富。那个时候的梦想,就是能像《神笔马良》一样把心中的世界跃然纸上活灵活现。

我曾经为了一盒蜡笔使出了浑身解数,一开始看到同学文具盒里都有蜡笔,而我却没有。我每天回到家就开始跟妈妈斗智斗勇:干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像扫地、擦桌子等,而且还故意让妈妈看见,每次都得到一句夸赞:“我女儿真能干!”就这样坚持了一个月后,开始“迂回战术”,吃饭的时候,先聊起某某同学这次的美术作业拿了一百分,得了三朵小红花;我没有蜡笔,画不是彩色的,只得了八十分。妈妈听了这些话,又联想到我最近的表现,摸了摸我的头说:“明天给你也买一盒。”我听后心里暗暗窃喜,吃了一顿最香的饭,其实,我的小心思早就被妈妈猜透了。

第二天,妈妈带着我来到校园旁边的小卖铺。货架上摆放着包装不同的两种规格的蜡笔,妈妈问我要选哪一个,我选了颜色最多的那种,小心翼翼地装到书包里,兴高采烈地带进了校园,对于我来说,这不仅仅是蜡笔,而是带有非凡“魔力”的彩色“神笔”。从此,我和这蜡笔谈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在美术课上,同桌向我借了红色的蜡笔,一不小心给折断了,我有些生气,埋怨起来:“这是我用一个月的劳动换来的,你却把它给弄折了!”气愤的我在书桌上画起了“楚河汉界”分界线,桌子一人一半,不许他越界拿我的任何东西。他无奈地随口说了句:“赔你一支红色的蜡笔就是了。”一个星期后,他果真赔了我一支红色的蜡笔。后来我听同学说,他是捡了一个星期的旧瓶子才换来的。想想自己当时的举动有些过分,就悄悄地擦掉了桌子上的分界线,算是冰释前嫌,也把红色蜡笔还回到了他的文具盒里。

后来,在新的语文书里,看到有一篇课文插图是画家徐悲鸿的《骏马图》。马的神韵和气质,栩栩如生,奔马强壮有力,生机勃勃。这时,我才知道画不一定都是彩色的,有时候在黑白之中愈见绚丽,让你体会到一种风骨的美!蜡笔虽小却承载着我童年的喜怒哀乐,如今,它对我来说,就像久违的老朋友,已不似当年的“音容”,但情怀依旧深厚。

--> 2021-12-19 □孔相娟 1 1 常德日报 content_95185.html 1 儿时的“画笔” /enpproperty-->